欢迎来到中国品牌 永泰书画装裱机械行业网站! 收藏本站| 网站地图|| 公司环境
全国统一热线
0311-85138968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动态 > 书籍装帧艺术的开拓者

书籍装帧艺术的开拓者

文章出处: 人气:发表时间:2018-06-02 15:53
图一
1/3
共 3 张图片
□任愚颖

  1925年至1935年的十年时间,陈之佛除了在上海东方艺专、上海艺大、广州美专、南京中央大学艺术科担任教授,以及先后出版了《色彩学》《图案》《图案法ABC》等著作,他还为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的《东方杂志》《小说月报》《文学》等杂志和文学书籍等设计过装裱机封面。
  《东方杂志》是上海印书馆继《绣像小说》后出版的一本带有标志性的全新杂志。1904年(清光绪三十年)3月11日创刊,内容有内务、军事、外交、教育、实业、小说等十余个栏目。负责编辑《东方杂志》的胡愈之是中国新闻出版界的重要人物,他对杂志进行大胆改革、创新,指出办刊的宗旨应该是“舆论的顾问者”“中国人公有的读物”。正因为陈之佛理解胡愈之的初衷,所以当胡愈之找到陈之佛提出请他负责杂志的封面设计工作时,陈之佛愉快地接受了。
  从1925年第22卷接手到1930年的第27卷结束,陈之佛连续为《东方杂志》做了6年的封面设计。他把在日本学到的图案学、西方工艺美术论述与中国的汉砖、汉画像石等艺术形式融会贯通,创造性地运用到杂志的封面设计中来,设计出了全然一新的作品,震动了当时的中国出版界。陈之佛考虑到《东方杂志》在社会上的影响,以及杂志涉及的内容等,对每一卷杂志的封面设计都力求做到有特色、有个性,通过不同的视觉形象和色彩,体现出多个层面的民族气派。《东方杂志》第22卷的封面,陈之佛采用的基本色调是白色,杂志名称的方框用橘黄色,主图(汉画像砖中的车马人物)用果酱色,所有文字用黑色。这样设计出来的封面给读者一种厚重、大方、朴实、沉稳的感觉,使人耳目一新。第25卷的封面,陈之佛设计的主图以民间漆金画的形式(黑地,金色绘图),画嫦娥倚着一头小鹿。(见图一)按照民间传说,嫦娥应该和玉兔在一起,陈之佛却偏偏画了一头小鹿,意思是,鹿和兔子都是善良的动物,而鹿要比兔子跑得快,嫦娥要让小鹿把自己对人间的思念之情更快地传递过去。进而言之,就是要把《东方杂志》里的精彩内容更快地传递给读者。
  陈之佛为《东方杂志》设计的封面借鉴了古埃及、希腊、波斯、印度以及文艺复兴的装饰元素与风格,并把中国的汉代砖刻、画像石和隋唐刺绣等装饰元素融合在一起,产生了清新、优美、典雅的效果,好像给杂志穿上了既漂亮又合身的衣服,使得杂志的销售量日益大增。
  当新文学运动的倡导者茅盾、郑振铎把《小说月报》当作“文学研究会”的喉舌刊物后,也邀请陈之佛设计封面。陈一改《东方杂志》封面古典、厚重的风格,而以女性作为主题形象,或女神,或少女、少妇,用西洋手法强化新文学杂志生机勃勃的浪漫风格。(见图二)这样的封面同样受到读者的欢迎。
  1935年,郑振铎又创办了《文学》,也请陈之佛设计封面。面对时代的发展,以及文学界和思想界的敏感与活跃,陈之佛在《文学》创刊号上采用了带有强烈视觉冲击力的火车、骏马、厂房、车轮等具有时代风格的元素,以此表明人类社会与各种新兴艺术发展的不可阻挡的趋势。
  在杂志封面设计的形式上,陈之佛既考虑到总体的连贯性,又照顾到每期的特色与个性,有时一期一个形式,有时隔几期一个形式,而在色彩上则是每期都有变化。这些特色与风格,引领了当时书籍装帧艺术的潮流。
  除了为这几本知名的杂志设计封面,陈之佛还为书籍设计过封面。作家黎锦明以1932年日军悍然侵犯上海为背景,写了一部中篇小说《战烟》。陈之佛为《战烟》设计的封面是:天上穿行着飞机,地上布满了枪林刺刀,书名用战刀组成。(见图三)这些令人触目惊心的军械,强烈地表明了上海军民英勇抗敌的大无畏气概,生动地凸显了全书的主题。
  陈之佛为那个时代的书籍装帧艺术的前进与发展,起到了无人可以替代的开拓作用。
此文关键字:装裱机,装裱机价格,装裱机厂家

推荐产品

首页|新款智能装裱机| 经济书画装裱机| 新款字画装裱机| 经济型字画装裱机| 产品中心| 网站地图| | 公司环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