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中国品牌 永泰书画装裱机械行业网站! 收藏本站| 网站地图|| 公司环境
全国统一热线
0311-85138968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动态 > 草色遥看近却无

草色遥看近却无

文章出处: 人气:发表时间:2018-06-02 15:42
 
1/1
装裱机
共 1 张图片
□韩羽

  临窗伏案,抽烟喝茶。顺便翻出唐诗浏览,翻到韩愈的呈张籍诗。大概出于一支烟一杯茶的闲适心情,这“草色遥看近却无”,愈品愈觉有味:迷蒙春雨,远处一抹新绿,似现似隐,若往若还,可一走近,又倏而无影无踪。这“草色”真可谓趣极、魅极而又诡谲至极。“远引若至,临之已非”,司空图装裱机所谓之妙也。
  韩愈不仅让人赏此迷离恍惚的诗境、画境,且告之以赏之之法:遥看。
  到底要多么“遥”?太远则目力不逮;太近则无,都看不见。惟不远不近恰到好处,方现“草色”。韩愈之所以欣赏到那雨中草色,全仗了恰到好处的距离,是这间距成就了韩愈的这首诗。
  由此我想起了齐白石,他有一句名言:“作画妙在似与不似之间。”他这话中也牵涉到了距离。韩愈用的是“遥”字,他用的是“间”字,说法异,其义则同。
  也有不同处。韩愈的“草色”终究有个“色”字,只要不老眼昏花,前走走,后退退,像照相一样,总会最终对准焦距,那“草色”也就“遥看”得到。而齐白石的“间”字,就不那么简单了。“似”固然有形可依,而“不似”则看不见、摸不着,虚无缥缈。这两者之间距离的把握则难乎哉!而把握不当,偏近于“似”则“媚俗”;偏近于“不似”则“欺世”。有如身处激战中的士兵,进则死敌,退则死法。
  朱光潜论诗,曾讲过如下的话:“诗与人生世相的关系,妙处在于不即不离。惟其‘不离’,所以有实感,惟其‘不即’,所以新鲜有趣。”这“不即不离”岂不也是“间距”?韩愈之诗,证实了“间距”至关乎美的欣赏,齐白石、朱光潜之论,证实了“间距”至关乎美的创造。
  再往大处想,“间距”又何止仅关乎艺事,当也关乎人事。就以最普遍的人际关系讲,弘一法师临终前有一偈语:“君子之交,其淡如水。”对这种人际关系中恰如其分的间距,他用了一个“淡”字。
  也经常听到与其相对的一句话:“亲密无间。”这句话竟将“间”字驱除出境了。就愿望讲,这话无可厚非,就事理讲,似有不通。既然“无间”,哪来彼此?既无彼此,“亲密”缘何而生?纵使真的有过这种状况,接着的也就会是下句话:“亲极则疏。”所以顾亭林才感慨于人情之“弥亲弥泛”。
  王士禛的《池北偶谈》里有话一则:“水,君子也。其性凉,其质白,其味冲,其为用也,可以浣不洁者而使洁。即沸汤中投以油,亦自分别而不相混。”“君子”,各个时代均有其各自不同的准则,且不管它。只就水之为质、水之为用,以状人以及人际关系,可与弘一法师的“其淡如水”相互发明。
  再回头往小处想,即以生活中不可短缺的自行车,其车轮的飞速转动,不也系之于滚珠与车轴两者的不松不紧恰如其分的间隙?!
  无论诗人,或是哲人,无论艺事,或是人事,甚至物事,都与“间距”二字不可离分。而如何去认识并恰到好处地把握这“间距”,则大有说道,大有学问,绝不像“遥看”“草色”那么容易。(摘自《画眼心声》,附图为韩羽《管窥图》)
此文关键字:装裱机,装裱机价格,装裱机厂家

推荐产品

首页|新款智能装裱机| 经济书画装裱机| 新款字画装裱机| 经济型字画装裱机| 产品中心| 网站地图| | 公司环境